野白菜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妄欢 > 第65章 姐【晋江独家】
65 【晋江独家谢绝盗版】

贺时鸣捧着她的脸, 呼吸不受控制的乱了。

未等她回答,他的吻落了下来。封缄她所有的呼吸,眼泪, 心跳,以及那些柔软的, 甜蜜的又心痛的味道。

乔曦被他这场猝不及防的狩猎所吞噬, 碎裂成无数细小的颗粒, 落在干爽的空气里, 落在他的怀里。

也不知过了多久, 他大发善心的放过她。乔曦这才从真空世界回到地球,疯狂的汲取氧气。

“七哥我”

乔曦失语, 一句话断断续续的,溺在他的眼眸之中,犹如静海深涌, 迷雾围城。

贺时鸣看着她渐渐迷离的神思,像一只寻不到方向的小兽,心中泛起痛感, 有什么东西被揉乱了,防线早已崩得一塌糊涂。

下一秒,他把她揽入怀中, 用力的抱住她, 力道不受控制。

一个让他和怀中人都感到疼痛却深刻的拥抱。

他叹了口气, 在她耳边喃喃道:“是我不好。从前做了那么多让你伤心的事,还要求你绝对信任我。”

“曦曦, 其实我该谢你。谢你还肯为我回头。”

乔曦一时间更不知所措了,她本来就是个柔软的人,此刻更是被他弄得稀里糊涂的, 他这样抱着她,说这些惹眼泪的情话还是真话,她哭也不是,笑也不是,只能半生半死的受着。

眼泪最终还是滚落下来,她哼哼唧唧的嗔怪,“你说这些干嘛啊,又不是不知道我最听不得软话了。”

她的眼泪在他面前是一贯的多,多到都快不值钱了。

“那你以后呢?信不信我?”他放低语气,继续哄骗她。

她抽了抽鼻子,软软哼出一个字:“信。”

“七哥,其实林染弄了这出也不一定都是坏事,至少我心底那根刺没了。我觉得我比以前勇敢好多哦,以前乔知沐夏依颖她们欺负我,我连还嘴都不敢。哪里像现在这样!”乔曦用袖子囫囵擦掉眼泪,兴奋的讲述她的战绩。

贺时鸣眉尾微挑:“所以现在还学会扇耳光了?”

真是越长越厉害,他现在根本不用担心会有人欺负她,她不欺负别人就不错了。不过她这么乖,又怎么会欺负别人?最多把爪子伸向他罢了。

“不然呢!她欺负我都算了,还欺负你。我可忍不了!”乔曦用眼尾勾他,娇里娇气的。

若说以前和他在一起,乔曦也是爱哭爱撒娇,但现在她多了许多鲜活的生机,朝气勃勃的样子好像一只清溪畔跳跃的小鹿。

贺时鸣觉得庆幸,她能毫无顾忌地表现真实的自己,不再压抑,不再怯懦,不再忍受。

“你打别人还是帮我出气?”

“嗯也不全是吧。她想抢我男人,我得打她!”乔曦点点头,觉得自己那两巴掌打的很解气啊,她一点也不后悔。若是传出去有人嘴碎,说她什么人设崩了啊,说她乖巧温柔都是装的,她也不后悔。

越想越觉得自己好厉害,乔曦偷笑,又奖励自己一口柠檬虾。

她男人?

贺时鸣眼底有光闪现,他抓住了关键词,“看来今天得庆祝,曦曦给我转正了。”

乔曦一口虾肉还没吞进去,含糊不清的说,“你、你不能趁人之危!”

“趁人之危?”贺时鸣重重掐了下她的脸,“都把我归位你男人了,还不给转正?”

“乔曦你可以啊,在我这玩钓鱼?”

他的口吻不善。

乔曦眨眨眼,不看他,夹了一筷子茄子放进嘴里。她馋这个茄子很久了。

“你都自己上钩的,还需要我钓吗?”

“哦。”贺时鸣冷漠脸。

乔曦笑到耸肩,坐在他怀里,滚成一团:“哎呀,放心啦。快了快了。再坚持下下。”又仰头亲了亲他的下巴,又把虾剥好后喂到他嘴里,这才把他安抚好。

乔曦心塞,心里骂骂咧咧,他这人真的好难哄啊!

一顿饭吃的好慢,最后乔曦半推半就,被贺时鸣喂了半碗饭进去,她丧气的瘫坐在沙发上。

金蝶奖红毯之后她就自暴自弃了,不过两周就长了三四斤,姚姐若是知道了,怕是会骂死她。

她得赶在下个月拍广告之前瘦下来。粉底液的广告,近距离怼脸拍,脸上的肉一点点都藏不住,是胖是瘦粉丝一眼就能看出来。

贺时鸣让人进了把办公桌收拾好,眼一抬就看见那小红毛躺在沙发上,表情一会儿丧一会儿哀叹,也不知道想些什么。

“明晚的酒会记得来。”他走过去,把她的腿撂起来,等坐下后又把她的腿掰过来搁在自己腿上。

“公司的周年酒会?你是在邀请我吗?”乔曦眨眼睛,“贺总好没诚意,现在才邀请我。我看好多人四五天前就收到请帖了!”

“我亲自邀请你。他们怎么比得过。”贺时鸣玩着她的小腿,白玉般的皮肤摸起来手感很好,又滑又软。

乔曦挣扎着坐起来,“那酒会除了公司员工和艺人,都还有谁啊?”

“还不就那些人。”刚想说他的父母都会来,但转念想,若是她知道了他父母在场会不会就不愿意来了?这小姑娘心思多,他有时也拿不准。可李嘉茵三令五申让他务必把乔曦带过去,谁都不能耽误她见儿媳妇。

干脆先忍忍,等到了酒会当晚再好好给她解释。

贺时鸣看了眼乔曦,那满头红毛绝对的抢眼,前几天还见她发顶长出来一截黑色,现在看又没了,整头秀发比之前更红更浓情。

“你要不要今晚把头发给染回来?”

乔曦张嘴,捻起一绺发丝放在眼前左看看右看看,“都这么久了,你怎么还看不惯这个look啊!”他旁敲侧击要她把头发染回来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我前天刚补完色,才不要染,对头发伤害多大啊!女生过了二十五头发都精贵着呢,不能乱糟蹋的!”这次补染出来的效果非常好,颜色调的很正,是她想要的复古野莓红,她喜欢的不得了。

“你不才二十四?”

“过十一个月就二十五了嘛。”

“”

贺时鸣还想着该怎么婉转的提醒一下,李嘉茵倒是无所谓,她挺喜欢新鲜东西的,就是他爸也不知道能不能看得惯,毕竟是第一次见面,若是被吓到,可不好。

况且当天去酒会的不止他父母,贺家上下基本上都会到现场。

但乔曦若是喜欢,那就随她吧。

“行吧。你喜欢就好。”他嘴角勾起,捏了把她的腿肚子。



酒会定在萧氏旗下的一家星级酒店。下午三四点,乔曦正在酒店的总统套房里弄妆造。

落地窗前立着一排衣架,挂着七套不同款式的礼服,从性感华丽到甜美仙气,风格挺全。

乔曦每一套都试了一遍,纠结了两个多小时都没有决定今晚要穿哪一套。

“我的祖宗啊,你到底还要不要参加酒会的?都挑了一下午了!”姚念音指着墙壁的挂钟,敲打她时间已经不多了。

乔曦托着下巴,靠在沙发上,唉声叹气:“可怜可怜天秤座的孩子吧,二选一都算了,现在是七选一”

她选择无能,只觉得太难了。

黑色的好看,性感美艳,是金蝶奖红毯那天的风格。但那条香槟色的仙女裙也好看,水晶小花朵绣在裙摆,胸前是金箔的感觉,波光粼粼,搭配蓬松的鱼骨辫,肯定能惊艳全场。

不止,那条银灰色的钉珠鱼尾裙也让她有一眼万年的心动感,除了太过璀璨抢戏之外,没有毛病。

“那就抓阄,抓到哪个穿哪个!”

“不太好吧,姚姐。”乔曦撅嘴,其实那条浅蓝色的她没有那么合心意,若是抓到了,她肯定会很失落。

姚念音快被逼到暴走,“你到底要穿成什么样?”

“就”就全场最漂亮就好了。

今晚来的漂亮女人太多了,她一只手都数不过来,且不说那些女明星,就是名媛里面也有不少长相身材气质都出挑的。

贺家的酒会,贺时鸣是绝对万众瞩目的主角,肯定大把女人往他身上扑,乔曦想到这点就心烦。

之前陪他出席的每一场晚宴都有不少女人朝他投怀送抱,不是假装崴脚,就是手抖拿不稳红酒杯,金蝶影后都没这些人会演。

虽然相信他不会做什么,但光是想到别的女人垂涎她的男人,她就很不爽。

“那就穿那件香槟色的!你最拿手的风格,保证惊艳全场,预订热搜。”

乔曦拍了拍腿,“嗯!听姐的!”

换好礼服后,造型师赶紧根据礼服的颜色为乔曦设计妆容和发型。折腾下来都已经六点半了,酒会的入场时间是六点一刻,迟到了一刻钟。

乔曦站在落地镜前最后看一眼整体效果,仙气飘飘的纯欲风,还带一点公主的华丽。

“怎么办怎么办已经迟到了!”五分钟之前贺时鸣给她发了条消息,问她在哪。乔曦这才开始着急。

姚念音反而气定神闲,告诉她慌什么,“这种场合,最美的女人一定不能准时。知道了吗?”

就是要等所有人都到齐后再出现,又不能太迟,但绝不能太早,时间卡在一刻钟是最佳,这就是所谓压轴的妙处。

乔曦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走吧走吧,这下是真得走了。”

下电梯时,姚念音给她讲了今晚的酒会流程,以及一些重要的客人。贺氏的周年酒会,可以说是集齐了圈内的各种顶尖大佬,顶尖资源,让乔曦找机会在几个大导演面前露露脸。

今年的金蝶奖失之交臂,明后两年一定不能再放过了。

“知道了啦!我会好好表现的。”乔曦比了个加油的手势。

会场在三楼的宴客厅,偌大的场地连着整个室外花园。会场内衣香鬓影,名流云集。比所谓的明星慈善晚宴,电影节颁奖典礼还要壮观。

在陵城没有人会不卖贺氏的面子,还有不少大佬都是从别的城市飞过来,特地参加今晚的酒会。

乔曦一出场就引来不小的骚动。

她如今是当红一线小花,演过两部卖座又叫好的电影以及几部高人气电视剧,再加上金蝶奖最佳女主角的提名,安女郎等一系列头衔,在圈内也算是占有一席之地。

“快看快看,乔曦来了。”

“长的可真美啊。你看那双眼睛,啧啧,真是漂亮。”

“不美能让贺家那位爷念念不忘两三年吗?就栽在她身上了。”

“真的?我怎么听说两人分手了?之前不是闹挺凶的吗?”

“你家不通网?消息可真慢啊,内部消息传两人早就好了。”

会场挺大的,人又多,乔曦进来后,眼睛巡睃一圈,还没找到一个她熟悉的人。不是说今晚舒涵他们都会来吗?而且,贺时鸣也没看见人影,不知去跑哪个角落鬼混了。

“小畜生,不是说今晚人会来吗?我这都等了二十分钟了,人呢?”李嘉茵挽着贺时鸣的手,附在他耳边威胁道。

“你不会是给我玩声东击西吧?我礼物今晚送不出去,你别给我回家了。”

李嘉茵凶狠地瞪他。她来之前连见面礼都准备好了,一条钻石配海螺珠的项链,她挑了好久。精致特别,又不会太夸张而把人吓到。

贺时鸣嘲道:“你那礼物不怕把人吓死。”上次送carrisa已经吓到了乔曦一次,她之后非要还回来,说放在她的公寓不安全。

李嘉茵乜他一眼,“那也不能让人觉得我小气。这条海螺珠可是我精挑细选的,那火焰纹又亮又清晰,粉粉的小女生戴最好看了。”

“你以为人家跟你一样浮夸?出门逛个街都要戴高定珠宝?身后跟保镖?”贺时鸣可太嫌弃李嘉茵了,爷爷每次批评他,说他生活奢靡,丝毫没有先辈们朴素低调的作风,可爷爷也不想想他是跟谁学的?

李嘉茵气到吐血,就知道和这小畜生说话没意思,说两句就要怼回来。除了要她帮忙说要退婚的那次,整个人老实乖巧了一回。之后退了婚,利用完了她,就恢复了一贯的气死人模式。

她想也没想抬手就揪住贺时鸣的耳朵。

乔曦正在会场里找贺时鸣,眼睛定在了甜品台右前方。

藏青色手工西装包裹着他精壮挺拔的身体,整个人沐浴在璀璨的灯光下,踱上一层金光。

果然,耀眼如他,只要是视线可及之处,没有人能超越他的光芒,市面上最火的男明星都做不到!

乔曦掩嘴一笑,提着裙摆,小心翼翼的踏着高跟鞋上前找他。

可惜没走几步,她的笑容凝固了。

这才看到他右边有个女人挽着他。漂亮到乔曦心脏微微收紧的女人。

曼妙诱惑的曲线被克莱因蓝色的礼裙包裹,丝绸熨帖,圆润与纤细完美平衡。白皙的皮肤在灯光下泛出美好而透明的光泽,瀑布的长发挽起,露出纤纤细颈。

两人挽着,靠的很近,交头接耳,不停的说话。

远远看去,就像在说悄悄话。

乔曦定在原地,没有继续走上去。下一秒,只看见那女人亲昵的捏了捏贺时鸣的耳朵。男人也没躲,就让她捏着。

乔曦顿时脸就垮了。

果然。男人的嘴。信不得。全是鬼话。

昨天还抱着她,要她相信他爱她,别的女人看都懒看一眼,今晚就在大庭广众之下和别的女人调情。

她深吸气,忍不了,迈步走上去。

“贺时鸣!”怒气冲冲的一句话。

贺时鸣正和自己母亲斗法,根本没注意到身旁有人靠近,直到一句低吼在耳边响起。

他侧头望去,李嘉茵也顺着声音的方向望去。

乔曦抿着唇,眼睛瞪的老大,恶狠狠的盯着他。盯了几秒后,乔曦不解气,又看了眼旁边的女人,见那女人还不收手,她又狠狠剜了一眼这个漂亮的陌生女人。

近距离一看,女人果然漂亮。只是看上去像姐姐。

具体年龄瞧不出,最多也就三十出头吧。

但她想,贺时鸣也二十八了,三十来岁的漂亮姐姐,动心也很正常吧?现在不是最流行漂亮姐姐了吗?娱乐圈里好多姐姐们也都越来越火了,翻红的大有人在。

真糟糕!没想到防妹妹就算了,现在还要防姐姐??这狗男人狙击范围还挺广的啊!

贺时鸣刚要开口介绍一下,只听见乔曦抢先一步说:“贺时鸣!你跟我过来!我有话跟你说!”

贺时鸣纳罕,有些疑惑。一旁的李嘉茵有些摸出门道,掩住笑意,在小姑娘的眼刀下自动把手退了出来。

乔曦见她还挺上道,就不跟她计较了,只是走上去扯住贺时鸣的衣袖,直接把人给扯走,走之前还冲着李嘉茵哼了一声。

贺时鸣被她扯到了边上。

“怎么了大明星,又是发哪门子脾气?”他笑着看着她气鼓鼓的样子。

乔曦劈头盖脸一顿娇气的数落,“贺时鸣,你这人真的太不老实了。昨晚还说只喜欢我一个人,别的女人连看都不会看一眼,你真是一张骗人的嘴!你什么意思啊?林染就算了,现在还弄一个比林染还漂亮的女人出来,还大庭广众之下和她亲亲我我,你什么意思啊?你是不是觉得你现在和我没公开,你就是单身啊?不用守男德?”

贺时鸣逐渐反应过来,越过乔曦的肩膀,朝后看见李嘉茵跟着一起走了过来。

“曦曦,不,她是”他想解释。

“是什么啊?你想说她是你姐姐,是吧?什么从小认识的姐姐,关系好,所以没那么多忌讳,你当我是个傻的吗?你现在连姐姐都开始勾引了!你还有什么事做不出!?”

越说越委屈,她都快哭出来了,都是气的!

“我都快被你气死了!你这人一点都不守男德!”

看着乔曦身后的李嘉茵快要憋不住笑了,贺时鸣无奈的叹了口气。

“曦曦她是我妈!”贺时鸣掩面,觉得太尴尬了。

乔曦顿时石化。

妈??

不是姐姐,是妈呢?

作者有话要说:  七哥说想看评论,他难道不守男德吗??懵。

大型社死现场。

这下七哥离转正又远了一步了。

舒涵婚礼上继续追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