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惩戒完这群西风骑士后,和荧也是跟着琴回到了西风骑士团,若峰还很好奇丽莎究竟会给他什么样的礼物。

  丽莎见若峰一脸好奇的样子也没有故意钓他的胃口,从那对巨大的史莱姆里掏出了一个小巧的物件放到了若峰手上。

  “这个小东西叫做怀表,是姐姐我在一位叫立本的商人那里买到的,当时觉得这个小物件能记录时间倒也是觉得新奇,现在就送给若峰小可爱吧。”

  “怀表吗,倒是个不错的小玩意,多谢丽莎姐了。”

  若峰对丽莎送他的怀表倒也挺喜欢的,这小玩意放在兜里随时都可以拿出来还挺方便的,若峰也是高兴的收了起来。

  “走吧小派蒙,姐姐可是答应你请吃你好吃的,正好趁着这个时间让小琴琴静一静。”

  丽莎看了眼背对着众人仰望天空的琴,她知道现在不是安慰琴的时候,这时候让琴静一静才是最好的选择。

  丽莎的话让想要开口安慰琴的若峰和荧都闭上了嘴,琴身上的压力或许比若峰想象中的还要大。

  “你们去吃吧,我还是去雪山看看阿贝多吧,我还是有些担心魈和阿贝多起冲突。。。”

  想到魈和阿贝多两个不爱说话的家伙要是真的有什么误会的话,说不定这两个家伙还真的能打起来。

  雪山之中,魈在找了一圈以后也是没有发现阿贝多的基地,没办法的魈也是直接拎着黄金王兽的尸体在雪山上大喊阿贝多的名字。

  最后阿贝多是一脸懵圈的从基地里走了出来,看着眼前这个深绿色头发的少年和少年手上拎着的黄金王兽尸体也是有些迟疑地问了一句

  “蒙德的冒险家协会什么时候都这么勇了,这种东西都敢让小孩子来送。”

  小孩子

  这三个字直接印在了魈脑门上,魈把手上的黄金王兽尸体往地上一扔就准备让这个家伙知道知道不敬仙师得下场。

  等若峰赶到的时候,阿贝多已经鼻青脸肿了,因为魈没有用元素力,阿贝多这个要面子的也没有用元素力,结果魈这个征战千年的仙人凭借着自身的战斗经验狠狠的锤了一顿阿贝多。

  在后来的日子里,阿贝多凭借着黄金王兽的尸体制作了一个可以制造出空间黑洞的奇怪装置,若峰也是用能力把这个装置和丽莎送他的怀表给结合在了一起。

  这一天,若峰站在被他命名为‘时光机’得装置面前,他花费了将近一周的时间与璃月与蒙德得朋友们告别,这一趟时光之旅马上就要开始了,不过让他没想到的是,他的朋友几乎都来到了雪山。

  “诸位,那我就要开始了,我们几天后再见。”

  若峰深吸了一口气,踏入了眼前得时空漩涡之中,伴随着若峰的踏入,原本平静得雪山瞬间乌云密布。

谷翏</span>  钟离与温迪的表情立马凝重了起来,其他人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还是拿出了武器警戒了起来。

  钟离也用岩元素将眼前这个时光机保护了起来,可还没等温迪带着时光机转移,那枚本应该在雪山最高处的寒天之钉突然冲天而起,高天之上似乎有什么力量将寒天之钉高高举起。

  “不!”

  伴随着温迪绝望的声音,高天之上的寒天之钉狠狠的砸在了时光机之上,时光机瞬间变成了一地碎片。

  “阿贝多,我的退路可就交给你了啊。”

  “要是这东西坏了我可就回不来了。”

  阿贝多看着地上的碎片脑海里浮现出若峰临走前对他说的话,他辜负了若峰对他的信任,仇恨瞬间在阿贝多的内心疯狂滋生。

  “我还有些事情要做,就先离开了。”

  温迪控制着风元素直接飞向了天空岛,结果却被钟离拦了下来哦,面对温迪那仇恨的眼神,钟离紧握着拳头。

  “现在还不是时候,在最终的战争到来之前,我们必须保存好实力。”

  “死亡并不可怕,但飞蛾扑火般的英勇只不过是将人浪漫罢了。”

  而迷失在时间之河中的若峰在经历了无数的时间节点后也是大致猜到了外面发生了意外,不过对此若峰在经历了这么多以后也大只能猜到是谁动的手了。

  “是因为我篡改了历史才将我流放到了这里吗?不过你也太小看了我。”

  “我在一个时间节点内已经把我所有的力量都注入到了其中,只需要两种不同的血液,我便能重现降临到璃月。”

  随着若峰话音的落下,若峰那几乎已经完全失去力量的躯体开始慢慢变成了一块石头,最后湮灭在了时间之河中。

  而某个时间节点,岩王帝君摩拉克斯与他的老友若陀龙王也开始了一场大战,一切似乎又回到了当年的那个起点。

  虽然我知道很多坑还没填,但是自从二月份中旬就没有多少人在看了,我也是实在坚持不下去了,单机写作实在是太折磨人了,当时要不是强忍着想把全勤给拿了,我二月份中旬就想完结了。

  多的也不说了,下一本书的大纲我差不多也写好了,与其在这里每天痛苦的码字还不如开新书,大佬们可以去支持一下我的新书《原神之八重是我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