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白菜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与神明画押,你们都变王八 > 第364章:龙的传人有了逆鳞
  颜家特聘大厨在五分钟内迅速赶来,简单快速又游刃有余地在半小时内做出了五菜一汤后迅速离开。

  整个过程丝滑流畅,一看这熟练程度便知花了不少钱。

  叫回了在客厅打牌的颜罗和颜南挚,颜北槐去厨房给他们盛了一碗饭,放在两人面前。

  “晚上你就睡在颜南挚的……”

  颜罗义正言辞拒绝:“槐蛋哥,男女授受不亲,我不能睡在挚障哥房间里。”

  颜北槐笑骂:“美得你,我让你睡在颜南挚对面那间房,没人睡的房间阿姨平时也都有打扫,只要铺好床就能睡了。”

  颜南挚附和:“就是!你就算得到了我的房间,也休想得到我的人!”

  “得到了你的人我直接去死。”颜罗嘴毒反驳,迅速变脸似的换了一副无辜嘴脸,眨巴眨巴眼睛:“可是我不会铺床。”

  她一般都是在家靠弟弟,上学靠舍友,撒娇卖萌奶茶诱惑一系列连招寻求外援。

  颜北槐叹口气:“我给你铺。”

  颜罗微微瞪大眼睛,故作惊讶感动:“槐蛋哥好厉害,身为清冷校草大学霸,居然还会铺床单!”

  颜北槐拿着筷子的手一顿,蹙眉侧目看她,“你这是什么鬼形容词?”

  颜南挚倒是乐在其中:“对啊,你别看槐蛋哥平日在学校一丝不挂,其实在家里也是打理得井井有条。”

  这次换颜罗的动作停顿在嘴边,神情呆滞恍惚机械扭头,“在学校……什么?”

  风评被害的颜北槐做出了一个清冷人设ooc的举动——翻了个十分不文雅的白眼。

  “颜南挚,你要是没有文化你就不要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颜北槐冷声呛他,“你去大街上拉一个小学生来都知道,一丝不苟和一丝不挂……差很多。”

  在学校一丝不挂,那场面能看吗?

  “就是。”颜罗帮衬着风评被害的四哥唾弃颜南挚,转头郑重表达感谢,“槐蛋哥你放心,这铺床之恩——我绝对不会让你死的——

  嘘,你不要说未来几十年可能不会死,万一刚好就这么不幸呢?”

  颜北槐:?

  就铺个床就上升到了死不死的高度了?

  “吃你的饭吧,你跟颜南挚一样,不会说话就不要硬说。”

  颜罗委委屈屈闭嘴:“哦。”

  吃到一半,颜南挚忽然想到了刚才的事,随口一提:“对了颜罗,你今天怎么回事?想跟我们走直说嘛,还跟那么久。”

  “什么?!”颜罗大惊失色,“你们发现我跟踪了?”

  她如此完美的跟踪术,难道不是只有精通反侦察术的高手才能察觉到吗?!

  “是啊。”颜南挚不明所以地点点头,似乎是在疑惑她为什么那么激动:

  “所以你是在认真跟踪我们啊?我还以为你跟我们闹着玩,也只有你个蠢蛋还穿校服玩跟踪。”

  颜罗:“……”

  伤害不高,侮辱性极强。

  颜南挚的脸慢慢凑近,怀疑地盯着她,故作恶狠狠,“说,你又要搞什么破坏?”

  颜罗放下筷子,深沉回答:“等你到了我这个年纪就知道了。”

  也不等他反应过来,拿着吃得干干净净的碗筷进了厨房放进水池里。

  只留下颜南挚扭头不可置信地对颜北槐道,“这臭小孩是在挑衅我吗?”

  颜北槐长长地叹了口气。

  这两个幼稚鬼。

  ——

  凌晨十二点。

  颜罗躺在颜北槐铺好的大床房上,凝视着天花板,进行一场头脑风暴。

  她好奇问:“学习姬,你这升级后的破系统除了解锁剧情还能干什么?”

  学习姬很快给了她答复:“只要有钱,什么道具都能买,什么‘伤筋动骨一百天疗愈牛肉丸’啦,‘大力出奇迹金刚丸’啦,‘囚禁霸总99天小脚铐’啦,‘你一动我就知流浪天涯小手拷’啦……”

  颜罗机灵的小脑瓜子转得飞快:“那能买颜南挚一条狗命吗?”

  学习姬失语:“……就算是狗命那也是命,怎么可能这么容易让你买?”

  “那这破系统除也没什么用嘛。”颜罗撇了撇嘴嫌弃,“我们现在的积分够解锁人物小传吗?”

  学习姬:“一百的人物小传解锁不了,十积分分的一段人物结局倒是可以。”

  颜罗还记得原著结局是颜南挚死在颜北槐前头,“那就先给我解锁颜南挚的结局——我有钱,买三段!”

  学习姬欢快:“好嘞!”

  【颜南挚在夜色中赴约而来,二十几辆机车迅速围住他,他的脸色有些不好看,咬着牙攥紧拳头迎了上去,挥拳重踢了三四个人,但毕竟寡不敌众,他很快被一阵拳打脚踢逼得蹲下身,随之而来的却不是适可而止,而是更猛烈的殴打。

  轰鸣声滋长着暴力因子的发酵,一切扭曲人性的恶性粒子伴随着夜晚的降临与疯狂交缠共舞,轰鸣声令来往行人望而祛步不敢靠近,同时也阻碍了颜南挚求生的呼救声。

  他握紧了一个沾满血迹泥土的领结,耳边仿佛不是群魔乱舞的狂欢,而是几个哥哥妹妹等他回家吃夜宵的呼唤,嘴角上扬,他渐渐没了声息。】

  “这段有点不像颜南挚的人设啊?太不符合逻辑了吧?他不懂得跑的啊?要他单刀赴会,让他撒腿就跑还合理些。”颜罗眉头皱得死紧。

  学习姬十分淡定:“所以你知道原著为什么会被骂魔改,烂尾,报复社会,恶意恶心读者了吧?”

  “死颜南挚,才十几岁的小屁孩学人家约架,当自己是古惑仔啊。”

  颜罗暗骂,同时心有余悸,虽然第一次知道颜南挚会死,但真正看到这一段文字,她却莫名生出后怕,对于原著的力量。

  原来作者只要打出短短的一行字,就能让她身边一个活生生的又傻又蠢的笨蛋哥哥死在一个在平常不过的夜晚,结束他本该光芒万丈的人生。

  可是颜南挚天生属于舞台,他就应该在大银幕上和镁光灯下发光发热,他的嗓音应该在录音室里唱着或抒情或朋克的歌曲,而不是发出在被拳打脚踢下,被机车轰鸣声淹没揉碎的呼喊。

  胸膛里突突直跳的心脏幅度告诉她:她一点都不想失去颜南挚。

  不只是颜南挚,颜北槐,嵇镜水,颜景策,颜武安……所有颜家的人,她一个都不想失去。

  意识到了这一点的颜罗心一惊,声音沉沉:“我完了。”

  学习姬心跟着一提:“怎么了?”

  “心中无男人,拔剑自然神,可我,龙的传人有了逆鳞——就如同一位下山的神……”

  虽然早就知道从颜罗嘴里听不到几句正经话,可学习姬还是被她的中二言论尬到头皮发麻,声音拔高尖锐:“颜罗!!!”

  “好啦好啦,我不说了。”

  颜罗正色,回到正事又若有所思:“所以只要颜南挚从此不打架不当校霸,就有可能改变他被打死的结局?”

  学习姬:“是有这个可能。”

  颜罗的眼珠子转了转,脑海中立刻有了主意,“不是有道具商城吗?给我看看都有些什么。”

  ——

  午夜凌晨两点。

  颜南挚的房门被悄咪咪打开。

  一道黑影蹑手蹑脚潜入房门,瞄了一眼熟睡的颜南挚,月光在他的侧脸投下了鼻梁的阴影,长睫在眼底翕动的弧度格外明显。

  那黑影在他床前站了一会,将一个泛着银光的神秘物体拷在他的手腕上。

  等到那物体果不其然如同使用说明书上介绍的那样消失后,赞叹了一番来自外星高等文明的高科技,才转身轻手轻脚带上了房门。

  隔天一大早,颜南挚望着自己床头柜前的《伤筋动骨一百天》《成为了校霸后我失去了什么?》《暴力是如何毁灭了一个家庭》《作为一个妹妹,我有话要说》等等一系列反暴力特刊陷入了沉思。

  这什么?

  哪个变态半夜潜入他的房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