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白菜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重生:回到1983当富翁 > 第330章被一群人追着骂
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一声踹门的声音,正好在这个时候,引起远处的狗吠声也高了起来,一声接着一声,在黑夜里响了起来。

沈自染稍有停顿,蹙着眉头大步走进了屋里,而史江也快步跟了进去。

抬头的一瞬间,沈自染却是“啊”的一声,不由得高呼了出来,连连后退了数步,碰到了长凳上的脸盆,使其掉在了地上,响起了清脆的声音。

没有想到,屋子里站着一圈男人,每个人的嘴里都叼着一根烟,面露凶色地瞪着沈自染和史江!

气氛瞬间凝固,史江大气都不敢出,这一些个别村里的恶农他也是听说过的,各个都是心狠手辣,没脑子的主呀。

万一...

突然,一阵寒风吹过,用长线挂着的灯泡随着寒风摇了起来,灯光闪过这群男人的面容,更是显得阴森恐怖,给两人很大的压迫感!

会议结束后,李博、储和光等人总会向周于峰起身要烟的,史江停车时,屋里出现忽高忽低的身影,正是这群汉子站起来的时候。

汉子们都凑到一起,相互把烟给点着,突然自家的房门被拽开了,走进来两个陌生的人,肯定是不会给好脸色的。

被这么一群人直直地瞪着,更是让沈自染和史江心生胆寒,身子也靠在了一起。

不由得,史江使劲咽了口吐沫,小腿那里也不由得抖索了下。

“找谁的?”

最先口开口吼出声音的是李博,向前踏了一大步,却使得沈自染和史江同时后退了一大步,靠在身后的箱柜上。

此时的周于峰坐在办公桌前,被汉子们挡着,沈自染并没有发现他,因为知道周于峰不敢对自己怎么样,所以刚刚才会趾高气扬,但面对这么一群男人...

这一刻,沈自染之前涌起的怨意瞬时消失,害怕、恐惧、担忧的情绪席卷全身,声音哆哆嗦嗦地回答道:“我...我找周于峰。”

说完这句,屋子里安静了下来,汉子们微微侧头,瞥了眼坐着正抽烟的周于峰。

慢慢的,灯光也不在摇晃,照在沈自染和史江的脸上,众人也认出,这不就是之前检查自己厂子的那个女人嘛。

储和光一直话少,也不吭气,走到门口,啪的一声,将门用力给磕上,随着响起的声音,沈自染和史江猛地哆嗦了下,往着一边又移了移。

储和光靠在门上,直直地瞪着两人,汉子也不说话,紧紧地攥着拳头,大口喘着粗气。

好像真会随时动手打人一样。

“沈自染,你找我?”

突然,在一群汉子的后方,响起了一道声音,没有敌意,声音轻轻柔柔地飘了出来。

周于峰拿着烟头,在一个铁缸里压了几下,熄灭了烟。

沈自染往前探了探身子,眯起眼睛,看清楚是周于峰,此刻终于是心安了一点。

她心里明镜一样,周于峰不敢对自己怎么样!

“周于峰!”

叫了一声,沈自染的声音多了几分嚣张跋扈,也不再像之前一样,哆哆嗦嗦了。

“什么事?”

周于峰又问道,同时又拿出一根烟,点上后叼在嘴里。

瞪着周于峰,沈自染酝酿了下情绪,咬咬牙,冲着他叫吼道:

“你至于咬着朱军不放吗?非要置他死地,你才开心吗?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心胸狭窄,你知道朱军他为了这份工作,付出了多少吗?”

说话的声音到了后面越来越高,史江在拉沈自染的胳膊,想要提醒她声音低一点时,却被用力地甩开。

没等周于峰回答什么,储和光就不理智地向前一步,抬了抬胳膊,吓唬沈自染。

沈自染余光扫到这一幕,立即往着周于峰那里靠了靠。

“和光,你们先出去吧。”

望了眼储和光,周于峰淡淡说道,这个言语很少的男人,要比李博他们冲动一些。

她可不能与朱军相提并论,沈自染心里有所依仗,也完全正确,周于峰他还真不敢对沈自染怎么样。

最多,吓唬吓唬,骂上两句。

冯喜来扭头看向周于峰,与他交换了一下眼神后,便走到储和光身前,拉住了他的胳膊。

“行了,大家都出去吧,让周厂长跟这位女同志谈一下事情。”

高呼了一声,这群汉子又目光不善地瞪了史江和沈自染一眼后,向着门外走去。

这时,沈自染心里轻松了些,但史江的一颗心还是紧紧地绷着。

等到汉子们都走出去,将门闭上后,周于峰深吸了一口烟,看向沈自染,问道:

“这朱军被开除,你来找我干什么,又不是我开除的,你长着脑子,不就是要多动动吗?你找开除他的人去啊。”

“周于峰,你少在这里强词夺理,你这个人真是太恶心了!

不要以为我不知道,就是你从使坏,咬着要开除朱军,一直给我们领导压力,不然就要联合你们厂里的职工一起写举报信!

现在还不敢承认,你恶不恶心,你怎么这么虚伪?”

只剩下周于峰的时候,沈自染终于是来劲了,往着他身边靠了一步,冲着他大声吼着。

“虚伪?”

周于峰反问了一声,不屑地笑了起来。

“沈自染,你一口咬死,是我一直给压力让开除朱军,那我怎么不让你们单位去开除其他人?

开除公职,这么大的事情,相信一定是你们单位开过会议表决,经过所有人的同意后,才开除的他。

所以为什么要开除朱军,你去问你们单位的领导,问问朱军,看看他究竟犯了什么错,才到了开除的地步!”

一番话说得有理有据,倒是让史江心里往着周于峰这边靠了靠。

“周于峰,你这样的男人真是太恶心了,说着一堆大道理,他朱军犯了什么错了,不就是说了一句不合规的话吗?”

沈自染继续大声质问道。

“叭”的一声,周于峰一趴桌子,突然站了起来,伸手指着沈自染,言语不善地说道:

“只是一句不合规的话?你真是给沈佑平丢脸!

你们的职责,手里的权利,就不允许你们说这样不合规的话,有想过这样的话,会对我们造成什么样的后果吗?

你们多查一天,我的厂子多停一天,厂里的库存、资金的流动、加盟店的供货,会出现多少问题,你想过这些吗?

何况还是一家新开的服装厂!

我们的库存本来就不够,他朱军从使坏,故意出难题,不就是想把我搞死吗?

这样的人,有这样的坏心里,你还来敢替她说理,真是个煞笔女人!”

话毕,房间里安静了下来,周于峰大口喘着粗气。

沈自染紧抿着嘴,却是不知道该怎么反驳周于峰的这些话。

扫了一眼沈自染,周于峰真的是心生烦躁,往往这种傻货,手里的底牌还是最大的。

“开除这样的人,沈自染,你觉得你们单位的领导哪里做错了?

还来咋咋呼呼的,只是说过一句不合规的话?你有的时候代表的是沈佑平,别每天想说什么就说什么,逼脑子被门夹过就少说点话!”

周于峰指着沈自染,继续叫骂道。

他的手指离得自己很近,沈自染心里有些不舒服,张嘴说了一个“你”字后,没想到周于峰又骂起了自己。

“快给老子滚,别出来丢人现眼了!滚!给老子滚!”

周于峰从来没有恶心、反感过这样一个人,怎么?就得你害我,我只要是反击一下,你就一堆的道理?

什么狗屁玩意!

指着沈佑平的侄女,周于峰面目狰狞地大骂了起来。

“快滚!”

周于峰又是一声,沈自染很明显地哆嗦了一下。

与此同时,身后的房门,“咚”的一声,又被一脚踹开,出现了一个高大的声音,正是储和光。

“给老子滚不滚!”

宏厚的声音响了起来,储和光紧紧握着双拳,冲着两人喊了一声,要比周于峰更有压迫感。

“走吧。”

史江害怕了,他真的担心这些农民失去理智,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拉着沈自染的胳膊,愁眉哭脸地说了一句。

沈自染紧抿着嘴,小心翼翼地看着周于峰,心里因为储和光的叫骂,也害怕了起来。

“好了,快走!”

史江边说着,拉着沈自染往着屋外走去,三步并作两步地来到门口,看到一群蹲在墙边的汉子们突然站起来后,向一旁跳了一大步。

原来这些人一直都在门口!

“滚,给老子滚!”

李博也大声叫骂了起来!

“还公职人员,真是败类,快滚!”

冯喜来也跟着这群年轻人叫骂了起来。

骂声宁静的院子里响了起来,一声接着一声,女工、男工们也都披着衣服走了出来。

看到自己人在骂他人,也没管三七二十一,冲着两个身影就骂了起来。

“什么玩意,快滚!”

“滚,谁让你们来我们的厂子的!”韩慧慧挤出来骂道!

“滚你妈!”

叫骂声不断,林强从人群看到了这一幕,情绪激动地跑了过来,挡在史江和沈自染的身前,叫骂道:

“快滚!”

“这不是准备走了。”

史江慌张地说了声,看林强年轻,便往着一边拉了拉他。

“别动我,我有脑出血,再动我一下试试!”

突然,林强情绪激动地大声吼道,在原地蹦跶了起来,史江被吓了一大跳,踉跄着后退几步,直接坐在了地上。

看着面善的小伙,一下疯了一样!

铺天盖地的叫骂声,沈自染的身子不断地哆嗦着,快步来到史江身边,将他扶了起来。

“我...我可没动你啊,小兄弟也要讲点道理。”

史江急忙说着,男人的一张脸变得惨白,他哪里见过这样的阵仗,被几十号人指着鼻子骂。

向着林强友善地点点头,史江绕开他的身子,拉开车门坐在了驾驶位上,沈自染也低着头,绕在车的另一边,拉开车子坐了上去。

史江不敢有一丝的犹豫,发动车子,立马一个调头,往着院子外驶去。

李博见状,立马快步地跟着跑了过去,嘴里大声叫骂道:“快给老子滚!”

同时,其他汉子也跟了过去,边跑边喊着:“滚啊!”

一直追到车间那里,身后的人群才停下了脚步,此时的史江已经是满头大汗,沈自染也好不到哪里去,呼出的重气,打湿了眼镜。

一脚油门踩到底,史江直接往着大门外驶去,跳下来开门的时候,身手更是迅速,不过几秒,就又返回了车里。

快速驶出厂子,又顺着石子路来到国道上的时候,史江才微微放慢了些速度,长吁了一口气,竟然有了劫后余生的感觉。

看了沈自染一眼,史江喘着粗气说道:

“一厂子流氓呀!”

......

就这样慢慢地行驶了五分钟之后,两人的情绪才渐渐稳定下来,史江扭头看了一眼沈自染,问道:“自染,我送你回佳地花园吧。”

“嗯。”

沈自染低声应了一句。

这句对话之后,车里的两人短暂地安静了几秒,史江用力握了握方向盘,还是不由得说了起来:

“自染,刚刚那个周于峰吧,我觉得他说得也有些道理的,其他事咱先不分析,但你出来说话办事,就代表着沈叔的脸面呀,你真得多注意些。”

沈自染安静地听着,很罕见地,这一次,她并没有反驳史江的话。

随后,史江继续说了起来,不光这件事,还有以前沈自染一些出格的话,她都是安静地聆听着,这样还是第一次。

不多久后,车子便抵达了佳地花园,沈自染低声打了声招呼后,便往着小区里走去。

紧紧地裹着衣服,心里也在想着周于峰的那番话,心里很不是滋味,但真的找不出反驳的话语。

而且,被一群人,追着喊滚的那一幕,真的是吓到自己了。

......

花朵服装厂里,等到出租车狼狈地离开后,这些男人又像没事人一样,咧嘴笑了起来。

“林强这小子,什么时候有脑出血这么牛了。”

李博笑了笑,摸了摸林强的头。

“刚刚周厂长看到我冲到前面了吧?我转正估计更有戏了。”

林强嬉笑着说道。

“你小子还得表现,不是三个月的考核期嘛...”

一伙人聊着,也便各自回了自己的宿舍,小院里很快又恢复了平静。

周于峰坐在桌前,继续写起了“抽奖箱”的计划,至于刚刚的事,也就不再去想了,一个沈自染,还不值得。

有理有据地争论,周于峰始终没有承认是自己给的压力,哪怕是沈佑平,也不会把把柄落在他人手里。

自己不过是没有权力的一个厂长,有什么资格去参与这些事,要摆清楚自己的位置!

夜,只有沙沙的写字声!

......

<!

,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