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白菜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欢迎进入梦魇直播间 > 第236章 昌盛大厦称号激活!
第二百三六章

……结束了。

油灯向外散发出微弱的光芒, 勉强照亮眼前黑暗空阔的房间。

猩红的棺材盖板敞开着,尸体腐烂的臭味从中散发出来,地面之上, 那些青黑『色』的手掌印正在以肉眼可的速度消散,一切似乎都在飞快复原。

橘糖向着手中的油画布看去。

在卫城将油画布扯之后,画布表面上画着的诡异脸孔就消失了,只剩一片空, 仿佛一张普普通通的布一般。

在喘匀了口气之后, 温简言低头,扫了眼地面上躺着的尸体。

那具僵硬的尸体仰面躺在地上,脸上覆盖着的布被揭,方的脸孔居然同样一片空,没五官, 没起伏, 只一片惨平滑的皮肤,在油灯微弱的亮光之,显得格外诡异。

它的双手微微张开,两只青的手虚握着, 似乎次牵住了什么东西。

在漆黑一片的房间内, 这诡异的一幕看的人背后发凉。

“队长,我们走吧?”

一旁的卫城建议道。

虽然现在找到了诅咒的源头,但是这里毕竟还是画内, 在如此充满诡异的地点之中。谁不知道接来会不会发生什么意外。

保险起,还是尽快离开为。

这个提议说到了温简言的心坎上, 他用力地点点头,表示赞同。

恢复平衡之后,尸体恢复了一动不动的状态, 似乎分无害。

但是温简言知道,这一切都是假象。

根据以往的验,它是无法被杀死和消灭的,只是被限制住了,只要其中那种脆弱的平衡被打破,就会次活动起来。

虽然它并没二楼那具女尸那么凶,但是,温简言并不确定,如果在这里待的太久,会不会让二楼的意外重演。

“。”

橘糖耸耸肩,转。

忽然,她似乎想到了什么,抬起手,轻飘飘地将那张油画布丢给了温简言:

“喏。”

“……!”

温简言意识地抬手捉住了那张向着自己迎面而来的画布,怔了怔,抬头看向不远处的橘糖。

“这道具脏兮兮的,我才不要,”橘糖颇为嫌弃地撇撇嘴,“送你了。”

温简言先是一愣,然后弯起双眼,微微地笑了起来,毫不介意地将油画布收了起来:

“是吗,那谢谢队长了。”

对方笑意盈盈地道谢,似早已看穿了一切,但却并不戳穿,只是顺势继续接了去。

“……切。”

橘糖盯着对方的表情,分不爽地转,“走了。”

三人回到了西屋,次手牵手的坐在了那张红『色』长凳,很快,黑暗度从四面八方蔓延了来,压制住了油灯的灯光。

等到黑暗散去,熟悉的景象次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他们回到了商铺。

“队长!!”队员们惊喜地注视着突然出现在长凳之上的橘糖三人,“你们都没事吧,还算顺利吗?”

“唔。”

橘糖不置可否地耸耸肩,从长凳上跳了来,熄灭了手中的备用油灯,“吴亚怎么样了?”

“在这里躺着,刚刚醒来。”

队员们向着柜台的方向指了指。

吴亚背靠着柜台坐着,脸『色』惨,双手更是呈现出一片恐怖的青黑,两条手臂似乎都已腐烂了,但是,在头顶油灯的作用之,那看似可怕的颜『色』正在慢慢散去,虽然并不显,但手上的皮肤在逐渐恢复正常,可以算是基本上已脱离了危险,只要给他一点时间,应该就能完全恢复。

柜台内,始终一言未发的木森定在原地,盯着站在橘糖后的温简言。

不得不说,在看到对方活着从第一幅画内出来之后,他是些失望的。

不,更多的却是心惊。

木森清楚,橘糖几人在那副画内遇到的凶险,是店铺内的几倍,橘糖能活着出来他不意外,但是,三人居然一人未折,却是让木森感到分惊讶的。

如果往常就算了,但这次,他的牌相可是凶中的凶啊。

注视着不远处的温简言,木森微微眯起双眼,神『色』阴晴不定。

难道说……

他的牌上一次出问题,其实是这个人的原因吗?

似乎感受到了来自于木森阴沉的视线,少女向着这个方向看了来,抿唇一笑,看上去分地和蔼可亲。

木森面无表情地收回了视线。

在被绷带覆盖的掌心之中,什么东西正在鼓动浮凸着,似乎虫在蠕动,但是,在他的压制之,这些蠢蠢欲动的凸起逐渐安分了来,不试图向外钻去。

如果的是这样的话,那么,这个贱人暂时还不能死。

木森深吸一口气,低头,强迫自己压了杀心。

这一层的牌相太凶险,他想活去的欲望,已强烈到超了其他的任何情感。

既然对方能够破局一次,那说不定能破局第二次。

他眯起双眼。

反正自己的虫卵现在还寄居在对方的体里,等到一切结束之后动手不迟。

“在我们离开的这段时间,第二张画出什么状况吗?”

橘糖问。

队员们摇摇头:“暂时还没。”

橘糖点点头,来到了被吴亚标记的第二幅画前。

这幅画内的场景比起上一幅要小的多,阴森森的窄小房间内,一张猩红的床摆放在正中央,两道影站在床边,一左一右,似乎在低头俯视着那张床。

一道人影直挺挺地坐在床上,双手收拢,似乎在虚空中抱着什么似的。

整个场景看上去格外怪异,令人心生不安。

而这一完全相同的红『色』木床,此刻正挂在店铺的最后方。

“淳二,云思,这次你俩一起跟我进去。”

橘糖想不想,点出了两个队友的名字。

那两个被点到名字的人点点头,对橘糖的决断没什么异议,纷纷站起来,跟了上去。

这个决定虽然看似随意,但却很显然是了谨慎考量的。

第一次进入画内,橘糖带着的是看上去对画内世界所了解的温简言,以及能够找出死亡危机的卫城,目的是为了『摸』清信息。

在了解了进出画内世界的方法,诅咒的机制,以及诅咒源头道具的判定之后,『摸』清所必须的信息之后,这次,橘糖选择了两个高攻击型的主播带入画内世界,很显然是准备抓紧时间,速战速决了。

温简言对于这次久违的休息机会,简直是求之不得。

自从进入【昌盛厦】这个副本之后,温简言可实在是太累了,虽然以往的副本不算轻松,但是这个副本对他而言,简直可以算得上折寿。

为了维持苏成“最强预言家”的设定,在进入这个副本之后,温简言就必须耳听四面,眼观八方,在所人之前『摸』清楚副本的规律,靠着自己的脑制造出“预言”的假象。

从一开始,温简言就没放松哪怕一次,神永远是紧绷的,加上每一次遇到的都是危险程度最高的商铺,他觉得自己几乎都些神衰弱了。

而这次,总算是能够休息一了。

对此,温简言不能更开心了。

很快,三人来到了红『色』木床之前,学着画内的样,一人坐在了床上,两人站在了床边。

深不底的黑暗从店铺四面浮现,压制住了油灯的灯光。

等到黑暗散去之后,猩红的木质小床之上,三人的影已消失,很显然,他们就像是先前一样,进入到了第二张画内。

油灯微微摇晃着,照亮了陡然一空的店铺,在橘糖三人离开之后,现在,店铺内只剩了四个人。

卫城,吴亚,木森,温简言。

吴亚已恢复了体力,他着一张脸,撑着旁边的柜台站了起来,他挥开卫城试图扶着自己的手,摇摇头,说道:

“不用,我已多了。”

说完,他抬起头,看向面前的几人:“应该要不了多久,第二幅画的诅咒就要出现了,家做准备。”

虽然第二幅画的诅咒暂时还没爆发,但店铺内不是彻底安全的,橘糖他们在诅咒爆发之前就找到源头道具的可能不,所以,留在店铺内的队员们,要做随时应对死亡威胁的准备。

更何况……他们这里还存在着更为糟糕的一个潜在威胁。

第三幅画。

一般来说,冥币的质量和袭击的难度是息息相关的。

前两位顾客带来的是普通冥币,只第三位顾客带来的,是猩红的冥币,就是说,第三波的袭击,要比前两波都要危险。

由于吴亚糯米粉铺洒的范围限,所以,他们到现在都无法定位到第三幅画的位置,不知道它的诅咒会是什么形态,会在什么时候爆发。

它就像是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爆炸的定时炸弹一样,高高悬于众人的头顶,令人感到格外的窒息和不安,就像是在脆弱的冰面上行走一样。

而这是橘糖为什么要速战速决。

只快速解决掉第二幅画,才能保存精力,寻找和应对第三幅画中的诅咒,否则,他们很可能会落到被来自两张画中的诅咒一齐袭击的恐怖境地。

卫城点点头,赞同了吴亚的判断:

“我这么觉得。”

在简单的商议之后,他们最终达成了一致。

吴亚守在第二张画前,时刻盯着画中的内容,为预言家的木森和温简言两人在店铺内自由活动,寻找着第三幅画,而卫城则在一旁待命,以防店铺内突然出现能够将人一波带走的死亡威胁。

【诚信至上】直播间:

“我说……这边已完全相信了主播的预言家份了啊!”

“哈哈哈哈哈是的,完美融入了属于是。”

“说的,主播亲和力的高,虽然说确实速战速决,尽快解决掉诅咒的原因,但我确实没想到,橘糖居然就敢这么让他这么留在店铺里了诶,只一次短暂的合作而已!”

“不得不说,这骗的『迷』『惑』确实太强了,无论是脸还是行动……都可靠啊。”

“确实。”

“确实。”

温简言在店铺内走动着,视线掠眼前的一幅幅画,仔细地打量着画面中的内容。

本就皙的侧脸被油灯的灯光涂抹上一层浅浅的金『色』,不知道为何,似乎变得比先前更加苍了,几乎显得些脆弱,步伐逐渐放缓,似乎些体力不支。

忽然,他似乎感受到了什么,低头看向自己的左手。

刚刚在第一幅画中,温简言正是用这只手,拉住了那具尸体的手掌。

在油灯灯光,掌心呈现出一种怪异的青,上面隐约可黑紫『色』的尸斑,纵使他现在已站在了油灯笼罩的范围内,但那被尸体触碰的痕迹却并没消失,甚至还在缓缓地向外扩散着。

在动手之前,温简言就已预料到了这个结果。

在“顾客”光临之后,商店内出现的诅咒是可逆的,只要取走了诅咒的源头,并且进入油灯笼罩的范围之内,状况就会消失。

但是,这次却显不一样。

他们这次是和诡异的尸体直接产生了肢体接触,和张雨在一楼时一模一样,如果放任不管,体就会被诅咒逐渐侵蚀殆尽,直到最后变成一具腐烂的尸体。

不,由于已知道了恢复的方式,温简言倒是并不太在意。

虽然点燃红『色』灯油的程可能会些危险,但这毕竟不是无解的死局,而且,在距离诅咒的爆发之前还一段很长的时间,足够他做完该做的事情了。

至于同样受到诅咒的橘糖,温简言更不担心了。

他们在这一层已得到了红『色』的冥币,只要能够成功活三楼,进入一层,就能通箱得到红『色』的尸油,以橘糖小队迄今为止表现出来的素质,温简言不觉得他们会猜不出来灯油的用法,应对起来甚至可能比他们都轻松。

注视着掌心上逐渐扩散的尸斑,温简言脸上没什么多余的表情,平静地收回了视线。

虽然说已了心理准备,但是,亲体验的感觉还是不一样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能够显地感受到,那种冰冷阴寒的感觉在扩散,像是什么东西在皮肤之吞食着他的生命力。

指尖变得冰冷而麻木,体温在逐步流失,头脑随之些昏沉。

温简言蹙起眉头,扶着墙,微微晃了晃脑袋,脸上罕地流『露』出几分和纤细外观相符的苍病态。

正在这时,忽然,吴亚的嗓音陡然响起,带着一丝紧迫感:

“你们快看,画出现变化了!!”

几人都是一惊,顺着他的指引,纷纷向着画中看去。

在那阴森森的画面之中,那两道影仍然定定地站在原地,俯视着那张猩红的小床,而最中央的,坐在床上的那道人影,惨的面孔像是刚刚一样变得清晰起来,逐渐浮现出熟悉的面孔……

琥珀『色』的眼珠,苍的面孔,秀美的五官。

画中人顶着温简言的面孔,唇角诡异的向上弯起,冲着画面之外的人,『露』出僵硬而恶意的微笑。

即使知道画中的人不是自己,但是,在看到这一画面的瞬间,温简言还是忍不住汗『毛』直竖。

“看来,这次你是诅咒入侵的媒介了。”吴亚神『色』凝重,扭头看向温简言,用最快的语速,将自己刚刚上发生的事情复述了一遍:“总之,刚刚我差不多就是这样,你现在看到什么别人看不到人影,听到什么别人听到的声音吗?”

“暂时还没——”

温简言的话还没说完,他突然感到,自己的胳膊忽然一坠,像是什么冰冷而沉重的东西突然攀上。

剩的话语被卡在了喉咙里,不上不。

“……”

温简言僵硬地,缓缓的低头,向着自己的怀中看去。

一个若隐若现的婴孩影,缓缓的在他的眼前浮现。

那小孩通体青发黑,上满是尸斑,散发出一股诡异的气息,它的脸是完全空的,和上一张画内的尸体一样,没五官,没起伏,只是一片空『荡』『荡』的惨皮肤,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温简言却能清晰地听到孩童的哭泣声。

“哇——哇——哇——”

那声音尖锐刺耳,单调机械,像是濒死的猫叫,恐怖而充满恶意。

温简言:“……”

虽然不是同一个副本,但是……

为什么每次男妈妈的角『色』都是我啊!

这里面是什么玄学在吗!

不,这个副本中的小孩尸体,却远比【福康医院】副本中的鬼婴恐怖百倍。

在【昌盛厦】之中,所的尸体都没神智,没情感,无法沟通,自然无法被欺骗和驯服,它们只是某种恐怖死亡机制的具象化,除非被阻止,否则,它们只会无穷无尽的向外释放着诅咒,直到将所人都杀死。

“喂,你们听到了吗?”

吴亚的神情紧绷而,四面环视着,“像哭声。”

“对,我听到了。”卫城神情凝重,“快!往回撤,我们回柜台附近!”

说着,三人迅速后退,向着油灯笼罩的区域回撤。

温简言的脑壳嗡嗡直响。

冰冷的感觉从接触的地方瞬间蔓延开来,每一声哭泣都极具穿透,他感到自己的神智像是在随之被一点点抹除,思考的伴随着哭声逐渐丧失,手臂僵直,像是失去了自主行动的能力。

就像是……在逐渐变成尸体似的。

和刚刚吴亚所说的,成为入侵媒介的感觉一模一样。

柜台前,油灯剧烈地跳动着,发出嗤嗤的暴燃声。

三人站在被光亮笼罩的区域内,警惕地注视着不远处的温简言。

少女直挺挺地站在原地,头颅微微低垂着,柔软漆黑的长发遮住眼帘,双臂维持着一个僵硬的姿势,怀中一片虚无,像是在抱着什么无法被看到的东西似的。

像是提线木偶一般,她迈开双腿,迟缓地,一步步向前走去。

她怀中的影发出单调刺耳的嚎哭,制造出了某种恐怖的死亡诅咒,只处油灯笼罩的狭小空间内,才能勉强存活。

“接来怎么办?”

卫城压低声音问道。

“只能等了,等队长取得源头的诅咒物品,危机就能解除。”吴亚一脸凝重地说。

“那她……”

卫城看向不远处的少女,回想起刚刚在画内世界中,对方那别于外表的冷静理智,甚至算得上强硬的姿态,脸上流『露』出一丝不忍和犹疑。

“她现在应该已失去意识了,就和我刚才一样。”吴亚回答,“不别太担心,只要队长在画内世界及时找到源头,就没什么危险,一切很快就会恢复正常的。”

“……”

温简言低着头,视线落在怀中的孩童尸体之上。

他能够感受到,自己的四肢,动作,全都失去了掌控,被某种无形的力量牵引和拉扯着,自行地移动着,做出僵硬的动作。

但是,奇怪的是,他虽然脑昏沉,可却并未向吴亚说的那样,完全丧失意识。

他甚至能够听到模模糊糊地听到外面几人的交谈声,以及关于自己现在状态的讨论。

奇怪……

怎么回事?

忽然,温简言的耳边响起了熟悉的系统声。

【叮!恭喜主播温简言激活称号佩戴资格!】

【世界之母称号已佩戴】

【详细介绍:对于孩童形冤魂怪物等,获得一定抗(更多功能待解锁)】

【诚信至上】直播间:

“噢噢噢噢!”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总算解锁称号了!!!”

“哈哈哈哈哈!我上个副本的时候就预测到了!所上次主播激活诗级道具的时候,已称号解锁的前兆了!只是没想到居然一个副本就激活了,这进度,一个本抵得上别的主播五个本了吧!”

“我就知道!啊啊啊啊主播牛『逼』!我还是第一次到这么快就解锁称号的主播呢!”

“笑死,温简言,永远的男妈妈!”

在称号的作用之,温简言虽然神智清醒,但行动仍然是不受控的,他怀抱着孩童的尸体,僵硬地一步步向前。

其他几人站在油灯之内,警惕地注视着他,时刻准备着做出行动。

他们知道,橘糖不拿到诅咒源头的道具,他们在外面做的多,全都无济于事。

正的破局关键,在进入画内的那支小队上。

虽然情形紧张,但是对于他们来说,并不算太难,只要拖延时间,在队长成功之前尽力保命就够了。

几人深吸一口气,准备全力应对。

突然……

“滴答。”

一声水滴落的声音,在偌的商铺内突兀地响起,居然穿透了婴孩的嚎哭,直直地进入了众人的耳中,清晰,鲜。

“……!”

三人顿时一惊,意识地扭头,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滴答。”

是一声。

一滴猩红粘稠的鲜血,从天花板掉,落在地上,形成小小的一滩。

“滴答。”

几乎是瞬间,所人都立刻意识到了,发生在他们眼前的,究竟是什么。

看样,诅咒爆发的次序,是迹可循的。

第一位顾客进入店铺,购买货物,并离开,在此之后,第二位顾客进入店铺,紧随其后的,是第三位顾客。

很显然,这个时间顺序,一一对应到了诅咒的爆发之上。

第一张画的诅咒爆发,到第二张画的诅咒爆发,中间的间隔较长,而第二张和第三张之间的间隔,就像是顾客到店之间的间隔一样,是极短的。

“滴答、滴答。”

鲜血滴落的声音开始加快。

所人的瞳孔因为惊骇而骤缩,浑汗『毛』倒竖,鸡皮疙瘩起了一层一层,像是陷冰湖似的,从头凉到了脚。

糟了。

这是他们所能预料到的,最糟糕的情况。

在橘糖完成第二幅画之前,第三幅的诅咒,就已到来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